用「心」转变命和运—法国女婿赖旭立的「禅三」分享

 图:沈仲怡  文:刘湘吟  2018/11/12

  • 1,465
  • 加入Line@平安禅好友


灵鹫山,平安禅,坐禅,禅修,赖旭立,风水师,关圣帝君,放下,行禅,无生道场,法国

「这次禅三对我来说,有很多『第一次』。」赖旭立是法国人,在台湾生活已十几年,2018年8月初他上灵鹫山参加三日禅修,虽然平时自己常打坐,但却是第一次「打禅」。说起因缘,原来妻子以前是教团职工,这次是妻子帮他报的名,「她帮我报名时我人在法国看望母亲,我说ok啊!」

从网路蒐寻资料中得知他对中国的易经卜卦、风水很有兴趣,「十八岁时我跟一位法国中医老师学太极拳。」老师借了很多书给他看,其中有中国历史、地理等,还有《易经》,「不知道为什麽,我看易经、风水的书很有感觉,每天都看。」

1994~1998年他曾经来台学习、生活四年,之後返回法国,和台湾妻子相恋、结婚,2006年和妻子返台定居,两个女儿都在台湾出生。近年来他除了和朋友一起拍摄一些和台湾民俗、宗教有关的短视频,还在写实用易经卜卦、八字、风水方面的书(法文版)。

打坐是什麽时候开始的呢?赖旭立说︰「十九岁时我出了一场车祸,有一年时间不能正常走路,很无聊,」他笑了起来︰「所以那时就开始自己打坐,用呼吸练丹田。」从那时起和「打坐」结下了缘,最近五、六年坐得更勤了,他都去家附近的庙里打坐,毕竟家里有许多事令人牵挂,不易专注。

三天收获有如自学六年
说起这次上山打禅的经历,他说︰「总结来讲,很喜欢。」

这也是他第一次造访无生道场,头一个印象「一切都很乾净。」去到寮房时感到惊喜,「哇,好像胶囊旅馆一样,一个人一舱。」赖旭立坦言,不习惯十几、二十人一起睡通铺,看到每个人有自己一个空间,「真的满好的。」

灵鹫山,平安禅,坐禅,禅修,赖旭立,风水师,关圣帝君,放下,行禅,无生道场,法国打禅要早起、吃素,这对他来说都没有困难,「平常我也常常早上五点多就起床了。也常吃素。」禁语也很ok,「我不是爱讲话的人。」得知上山打禅三天不能说话,他还觉得很好,「因为在家我要跟小孩说很多话。」而且因为他是外国人,天天要面对热情的台湾民众对他和两个可爱女儿善意的寒暄问候与攀谈,不爱讲话又不能不一再地讲……「可以休息当然很好啦!」

原本他有睡前用手机上网听些东西的习惯,上山打禅不能用手机,第一天晚上他有点担心会失眠,结果很快就睡着,因为感觉很累,「到第三天晚上才没那麽累。」这也是大多数打禅学员共同的状况。

而此行收获丰硕,首先,「以前都是自己打坐。我去庙里打坐,老师会跟我说︰把你的心放下……可是没有告诉我怎麽呼吸、怎麽放下。」上山禅修的三天,「有法师教导、带领,从坐姿开始,到修习平安禅的四个步骤,一步一步有系统地引导。」一些之前自己隐约有发现的「眉角」,这次都得到清楚的解说、印证,「我觉得很好。这三天的收获好比我自己学的六年。如果我早知道,六前就会上山禅修了。」学到了「平安禅四步骤」他觉得很受用,「很好用,比较快进入情况。」以前他打坐大概需要半小时才能放松,「现在十分钟就ok了。」

除了坐禅、行禅,有一堂课法师讲述「心是什麽?心在哪里?」格外令他印象深刻,「哇,我很喜欢,很有收获。」让他学会了在生活中的许多时候常常自问︰「心放在哪里?」 从此看待事情的态度不一样了,也让自己有所改变,「比方说在生活中、和家人相处时,我有一些不好的习惯,在那些习惯现形时,我的心在哪里?要怎麽去改变?」虽然说改变很难,但至少学习到从另外一面看事情。从此,当生活中的许多繁琐细节不知不觉让他心浮气躁时,他会自问︰「我的心在哪里?」便得以从情境中解离;走路时也自问「我的心在哪里?」……「很实用,每一天都用得上。」

最喜欢的是最後一天下午,解关前学员们和法师齐坐一堂分享心得,「很好玩,因为前两天看法师好像很严肃、不苟言笑,那天下午很意外︰原来法师也会笑,很爱笑……好可爱。」

灵鹫山,平安禅,坐禅,禅修,赖旭立,风水师,关圣帝君,放下,行禅,无生道场,法国怎麽去转自己的心?
每天的「过堂」也是禅修内容,法师教导的用斋规矩(过堂行仪)是他闻所未闻的,刚开始他感觉很新鲜也很奇怪,「为什麽要学这些?」原本习惯自由的他「应该」会不习惯在山上过堂的种种规矩,但——「人是矛盾的综合体」,「原本我天天要烦恼今天要吃什麽?给小孩吃什麽?晚餐吃什麽?……结果上了山,每次吃饭时坐在那里,你面前有两个碗,别人给碗里装什麽你就吃什麽,不用去想要吃什麽,我觉得很好。」

有什麽不喜欢、不习惯的部分吗?追问下,赖旭立想起来了︰「这三天打坐时都播放法师的录音指导,没有给我们自己坐的时间……不是不喜欢,只是不习惯。」对於总是自己打坐的他来说,一直听录音等於一直在听引导、学习,无法专心打坐,「所以我都利用休息的时间自己去打坐。」

当坐在禅堂中,想要自己专心坐,却必须一直听录音时,怎麽去转自己的心?「只有告诉自己︰放下。」容易吗?「不容易。」他笑说︰「真的放不下。有时候蛮痛苦的。有时候放下了几秒钟、几分钟,又离开了……但这也是一种学习。」

禅修的三天,每天的作息完全被安排好,什麽时间要做什麽事、上什麽课都是固定的,「好像在当兵!」在山上时感觉不习惯,可是解关下山後却又觉得︰「啊!是很棒的体验、学习。」他笑说这种心理转变「很好玩哦!」

回家後他和妻子分享此行满满的收获,并鼓励妻子也去;他也跟喜欢打坐的朋友分享、推荐,而他自己下次想参加断食禅三或禅七。

和关圣帝君很有缘的赖旭立,从十几年前和妻子返台定居开始,就一再遇到关圣帝君,自己也愈来愈有「感觉」(感应),他很「台」地说︰「他是我老板。」

灵鹫山,平安禅,坐禅,禅修,赖旭立,风水师,关圣帝君,放下,行禅,无生道场,法国赖旭立的梦想是成为一名风水师,至今一直持续上课学习,「风水有很多门派,也有很多迷信的东西,我学的不是迷信的那些。」他聊起法国人也很喜欢算命,「不输台湾人哦!」也有很多种算命的方式。问他在法国算过命吗?他流露出一种难解的古怪表情,「算过一次……准得不得了。」原来那次算命师预言不久後他会出车祸,会有很多法律纠纷……当时他听了很惊讶,「啊?!……我不相信啊!」结果三个月後真的发生了(就是十九岁的那场车祸)。从此他再没有算过命。

「命可以改。」赖旭立说,以前他觉得风水可以改变一切,後来又学到「一命二运三风水」,醒悟「对啊,还有『命』和『运』。」命要改,「不那麽容易,但可以。我觉得要用自己的心去转变命和运。所以很重要,每一天都要想『我的心在哪里?』……」

万法归宗,不离「心」。佛法,也正是「心法」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