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高歌

 图:苏蔓  文:苏蔓  2019/1/23

  • 6,526
  • 加入Line@平安禅好友


烦恼,逆风而行,捷运,灵鹫山,心道法师,伏案,物价,雷曼兄弟,

伏案阅读时,手机传来LINE讯息,点开一看,是张乾净整洁的电脑桌照片,朋友说:「做完工作,把桌面整理了一下,该丢的都抱去丢了,再来就是清抽屉,一周清一个,应该很快就清乾净了,不要走得太赶 丢一堆垃圾给别人。」朋友是我的前同事,正在为离职做准备,也为退休後没收入的问题烦恼着。

看着照片里的电脑桌及周边熟悉的环境,我在手机打了「久违的办公室」几个字回应朋友,并回想起多年前那个乍暖还寒的四月天夜晚,在我走出那栋办公大楼,一切都结束了,然後,一切就开始了。

那时台湾人民对未来充满信心,但谁也没想到是恶梦的起点,台股从9000多点跌到7000多点、失业率上升、物价飙涨、雷曼兄弟破产、无薪假出现、劳动力低薪化,那是个令人苦闷的年代。

工作半空折翅,能量失去出口,热情无法燃烧,我不是在家阅读,就是在往市街巷弄的路上游荡、探索与抒发,彷佛大环境的不景气都和我无关,我只是这个世界的旁观者。世界遗忘了我,我也遗忘了世界。

我离人群愈来愈远,只对阅读与街头上瘾。

有天傍晚行经捷运地下书街,视线被一幕景象吸引,一位脚踩拖鞋、衣衫褴褛、提着一个大塑胶袋、头低得不能再低的驼背老者,专注的在某家书店的展示平台看书。由老者的样貌推测,应该是位街友。

因为好奇,我在距离他几步远的地方假装看书。几分钟过後,他结束看书的动作,缓缓转动身体,以慢得不能再慢的步伐往捷运站方向蹒跚走去。我立刻过去查看他方才阅读的书籍,是一本介绍彰化小吃的美食书。

「他肚子饿了吗?」
「他是彰化人吗?」
「因为看到介绍家乡的小吃,勾起了乡愁吗?」
我的脑海出现一连串问号,许久以前看过的一本书--《当天使穿着黑衣出现》,也被掀开记忆。

《当天使穿着黑衣出现》2000年荣获由费城精神健康协会颁发和平钟奖,作者描述原本是大学教授的父亲,因罹患精神疾病被夺走一切,离家流浪成为游民,最後在异乡因心脏病发孤独死去。作者在父亲死後,踏上追溯父亲足迹的旅程,一点一滴建构父亲在世最後几年充满戏剧化的人生…。

「他为什麽会成为街友?」
「他的家人呢?」
「他的子女是不是也正在追寻他的足迹?」
目送街友渐行渐远的背影,我的思绪就像是一团纠结的线球,还夹杂着几许的苦涩!

虽然这已是多年前的微尘往事,至今仍鲜明的留在我心中,我想,是那位街友救赎了正跌入谷底的我。我也忘不了那段放逐街头、桎梏书堆的日子,尽管那不是一段美好的经历,我依然怀念那段时光,怀念那段时光活过的每一分每一秒与做过的每一件事。

灵鹫山心道法师曾言:「烦恼来的时候就要像下雨一样,让它流出去就好了。」祝福即将离职开始人生新故事的朋友,就算未来会逆风而行,也要高歌前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