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修+护关=完整的禅修体验

 图:沈仲怡  文:刘湘吟  2019/1/28

  • 1,318
  • 加入Line@平安禅好友


禅修,坐禅,灵鹫山,林大今,心道法师,护关,大悲咒,普门品,金刚经

在2018年7月护持断食闭关的榨蔬菜汁法工群中见到林大今师兄,戴着副眼镜、文质彬彬的大今师兄是小学英语老师,当老师已近20年,除了前两年曾在台北的小学任教,大部分时间都在南投,「在现在这所竹山小学服务最久了,15年。」从2014年起,每年暑假他都上山,不是参加断食禅七就是护持闭关(榨蔬菜汁法工),而且由於喜欢禅修、深知禅修的好处,山上的「一分禅」有中英语版,他把「一分禅」带进他的英语课,“Take a deep breath."(深呼吸),“Put palms together in front of your chest."(合掌於胸前),“Relax"(放松)……这些都是他英语课的课堂用语,「每次上课前,和学生们一起先静心一分钟,确实对一整节课的教学课程进行有帮助。」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分钟,不但有助於沉淀教室里的浮动毛躁气氛,「也像一颗啓蒙的种子。让学生从小体会到那种心的安静,以後有机会可以自己再去深入。」

禅修,无处不在。大今师兄上英语课,是带着「教室就是一个小禅堂」的心态去面对,摄心、禁语是禅堂的规则,他也希望带到课堂里,「学生们进到教室里要安静,坐姿要端正,不可以趴在桌上。」安静比较容易做到,整节课要「坐好」对小学生比较难,除了一再提示外,现在的老师没有一些新工具还真的搞不定现在的小孩,「手机app也是我的教学辅助,让学生们看到自己的行为表现,包括该做的和不该做的。」

始於二十五年前的因缘
最早是怎麽和佛法接上缘的呢?「二十多年前我念大学时就和灵鹫山结缘了。」当年,他是彰化师大的新鲜人,却出现在学业、生活方面不太适应的状况,「我休学了一年。」

休学的那一年,某个机缘下,他认识了灵鹫山的某位法师,法师带他上福隆无生道场,那是他第一次接触佛法和佛教道场,「接着我就参加山上举办的儿童禅修夏令营,当志工、队辅小老师。」

1993年的圣山寺还是一座小小的庙,和现在相当不同,「那时我们就在那里带活动,也住在那里。」除了当队辅小老师,也要帮忙洗碗,「那时山上还没有交通组、接驳车等,我也兼当司机,帮忙开车接送小朋友上下山。」

回想那一个多月时光,大今师兄印象深刻︰「那时我是一个刚二十岁的年轻人,大一休学,现况不太如意,心里很迷惘……」来到山上,他感到自然、自在,喜欢这里的环境,也由於这份因缘,让他在当时有个地方安止自己的身心,「能够沉淀、沉静下来。」在山上当志工的那一个多月,他做了许多事、接触到许多人,也念《大悲咒》、〈普门品〉、《金刚经》……不知不觉迷惘的心渐渐活跃、开朗起来,对自己也更有自信了。

之後大今师兄回校复学。之後大二、大三的寒暑假他又两次上山支援儿童禅修夏令营,当志工、小老师。

大学毕业之後历经当兵、进入职场、成家……等人生阶段,忙碌的生活步调,使大今师兄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上山,「虽然没去参加活动,但每一期《有缘人》都寄到我们家,我也透过网路关注着心道师父和教团的相关讯息。」

大今师兄每天早上有禅坐的习惯,「自己平时在家禅修是一种日常的修行,上山禅修是加行,是助长的力量。」2014年春天,他看到山上举办「大悲闭关」的消息,他想参加,因为工作的因素,他无法全程参加,只能利用星期六、日北上闭关,为此他还特地事先跑一趟台北与法师会面面谈。了解了大今师兄的真实情况後,法师首肯,让他如愿以这样的方式参加「大悲闭关」。

一隔近二十年没上山,再来到山上,虽然山上硬体、外观有很大的变化,但他心里的感觉和二十年前一样,这里仍然让他感到自然、自在和欢喜。同年暑假大今师兄又上山参加断食禅七,感觉很好,2015、2016年暑假他也都上山断食禅七。

禅修,坐禅,灵鹫山,林大今,心道法师,护关,大悲咒,普门品,金刚经既是禅修学员,也是护关法工
参加过三次断食禅修後,大今师兄心想︰不应该老是让榨蔬菜汁的志工菩萨们服务、护持,尤其好几位护持断食禅修多年的榨汁组老菩萨年事已高,很需要新血加入,他觉得自己理应回报,於是2017年暑假起他转换跑道,从禅修学员变成护持断食闭关的榨汁法工,并延续到2018年。除了因为自己参加过几次断食禅修,深深感受到法工在背後护持的力量是多麽重要之外,担任榨汁法工也让他「可以和许多师兄师姐接触、互动,从他们的做事态度和人生经验里学习到很多。」

在大今师兄眼中,心道师父是个大忙人,他的个性是不会主动去亲近师父,但常常看心道师父的书,「每次看都很感动。」尤其是述及禅修深度体验的部分。

2017年他在山上担任榨汁志工时,某次和榨汁组的师兄姐们与师父共聚一堂时,师姐们热情地把他拱到前面去、向师父介绍他,师父看看大今师兄,问他︰「禅修坐得怎麽样啊?……嗯,看样子还不错。不要怕痛。」

「『不要怕痛』。这四个字我把它记下来了。」然後他发现,之後自己在禅坐时可以放得更松。

大今师兄期望退休後能有更多时间上山,现在他只能利用寒、暑假上山,像他心向往之的「华严闭关」,「因为时间不在寒暑假,我都没办法参加。」

说到禅修的感受和收获,那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但关於禅修「完整的」经验与感受,大今师兄带出了一个新概念︰不是一日禅,也不是禅三或禅七,而是「既是禅修学员,也是护关法工」。

「如果只是禅修,并不容易体会到每次禅修闭关,背後其实有那麽多法师、法工和志工的付出,即使听别人讲,也很难真正了解。自己亲身来做法工、志工,我想这整个体验才是比较完整的。」

说得太好了!所谓「完整的禅修体验」,除了「身为禅修者」的经验,如果还包括「护关法工」的体验,就更能了解每一次禅修闭关是多少人投注心力才得以成就的善因缘,对於禅修的体会也将是更全面、深入而完整的。

来禅修吧!来护关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