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道

 图:苏蔓  文:苏蔓  2019/2/1

  • 6,452
  • 加入Line@平安禅好友


坐禅,坐心,工作的价值,灵鹫山,心道法师,春仔花,年年有余,捷运,芥川龙之介,寻根之旅,轨道

家里的香快用完了,又即将过年,母亲要我回旧家附近的老香舖买台湾制、一包140元的环保香,另外还要问店家大概什麽时候会有「春仔花」,到时再去买包香,店家就会送一对「春仔花」。

「春仔花」是除夕到过年期间,插在长年饭和发粿上面,可以增加新年吉庆意味的春花,又称「饭春花」,表示年年有余(有剩)、发财如意的意思。长久以来,农历新年母亲都有插春仔花的习惯。

临出门前,母亲一再叮咛我,要告诉香舖的人说我是她女儿,她在他们那买了三十几年的香,因为现在居住的新社区不可以烧金纸,所以现在只买香不买金纸,请他们不要见怪。

母亲的叮咛,让我不觉莞尔。我跟母亲开玩笑说:「那我是否要帮你拍张照片,再拿给店家看,不然我怎麽介绍你是我母亲,我是你女儿。」

母亲知道我在闹她,懒得理我,用眼神催促我快去快回。

一路上,先搭公车,後转捷运,出捷运再走一小段路,总共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抵达香舖。一进到店里,迎面而来的是拥挤狭窄的空间与满屋的香烛、金纸。看店的是位慈眉善目、笑容可掬的老板娘,我把母亲交代的事复诵了一次,比母亲年轻几岁的老板娘很快的从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香堆中抽出我要的,并告诉我今年的「春仔花」已到店里了,我立刻跟老板娘说:「我要买140元台湾制的环保香两包。」眼睛藏在笑纹里的老板娘说:「那一包算你130,两包就260。」转身准备离开时,看来应是老板的男人不知何时站在门外,因背着光,身上镶着一层金边,对我微笑点头示意。

回程路上,顺道去附近一家过去常光顾的老西点店,架上已摆着母亲过年必吃的古早味零食「春枣」。问看店的二代老板一包多少钱,年轻老板说一包50元,我掏出两个50元铜板买了两包。

完成任务踏上归途时,心情就像当天的太阳,暖暖的、热热的,脑海也浮现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的短篇小说《台车》,及改编自《台车》的台日合作电影《轨道》,故事叙述一对住在东京的台日混血小兄弟,跟着日籍妈妈回到父亲位在台湾东部的故乡,因着一张台车轨道老照片,开启小兄弟与阿公的寻根之旅,故事隐喻只要沿着轨道走,就能回到思念的家、就能见到想见的人。

记得一位失联已久的单身男性友人,在我们最後一次见面时,告诉我他的父亲得了帕金森氏症。我问每天起早赶晚,台北、外县市通勤上班的友人:「谁在照顾父亲?」假日经常也是排满工作的友人说:「母亲。」然後以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问:「我是不是很自私?」我听得出友人话里的愧疚,就安慰说:「不会啦。」

灵鹫山心道法师言:「坐禅,不是坐两条腿,而是坐心。」心变,一切就跟着改变。同样的道里,工作,不是卖身,而是为追求更好的生活。如果工作让我们寂寞、起烦恼心,就要重新定义工作的价值。男性友人如果现在又问我相同的问题,我应该会这样回答:「沿着你心中的轨道走,就能找到答案。」

回到家,母亲问我有买到香吗?我拿出两包香、春仔花及春枣,母亲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在那一刻,我正走在心中的轨道,有满满的幸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