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关头走一遭,更爱禅修、做志工

 图:沈仲怡  文:刘湘吟  2019/3/8

  • 2,558
  • 加入Line@平安禅好友


灵鹫山,平安禅,坐禅,禅修,宁静,菩萨,学佛,舌癌,心道法师

第一次见到淑芬师姐,是2017年8月初那次断食榨汁志工培训,她是讲师,亲和的态度、清晰的头脑、流利的口条,淑芬师姐优秀的能力和菩萨愿行,令人印象深刻;今年(2018)7月上旬的断食禅三在榨汁组志工区第二次见到她,却没想到,不到一年时间,淑芬师姐却在生死关头走了一回!感谢淑芬师姐愿意分享被诊断为舌癌三期、手术至今令人动容的心路历程,也让人见证一位正信佛弟子面对病苦时的态度。舌头被切除了三分之二、目前说话还比较含糊的淑芬师姐,用着不变的热情和经历苦难後所淬链出的浑厚谦和,为我上了非常棒的一课……

亲身受用禅修的好处
今年满60岁的淑芬师姐,退休前在外商企业担任财务长,不但工作能力受肯定,私下她还参加读书会、学跳敦煌舞……热情又活力十足的她,有很多想做的事。2005年在读书会朋友的引介下上灵鹫山参加禅三,当时恒传法师的教导让她十分受用、满心欢喜,於是她写了一篇禅三心得回馈给法师,并表达感谢;法师也借重她的长才,请她帮忙协助推广禅修,她欣然应允,和山上的缘就这麽牵系起来。

淑芬师姐很喜欢禅修,禅一、禅三、禅七都参加过许多次,退休前高压、快速运转的工作节奏,让她对禅修的好处深有体会,「禅修,让我的心静下来。」禅修小册子里印着的心道师父的教导︰「听而不住,不探不求」,这几个字也印在了淑芬师姐心里,「即使是身处很嘈杂的环境,心也可以静下来,很专注。」当许多事情发生、来到面前,如何选择是非常重要、关键的,但此时心里往往众声喧哗,难以快速做出判断,干扰自己做出选择,「禅修让我变得很容易做选择。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麽,那些杂音不见了,很容易做取舍,省了很多心力、时间。」

淑芬师姐对某次公司董事会记忆尤为深刻,那次有许多董事、同仁从国外来台参加会议,所有与会者中只有两名女性,她是其一,而她要负责董事会的主持和各项安排工作,「说实话,我有点害怕。」在会议啓幕当天,压力最高点即将来到,在董事会开始前,她先禅修15分钟,觉得准备好了再正式上场……之後董事长夸赞她︰「你做得非常好!」禅修的好处,「我真的好受用!」

此外,「我很喜欢到山上做志工。回山的感觉,就像回家。」近几年来她也是榨汁组志工的重要骨干之一,「从我十几年前上山参加禅修起,这几位老菩萨就在榨汁组护持、服务;他们很发心,人很好。」几位老菩萨年纪也大了,淑芬师姐想为他们分劳,就加入榨汁组帮忙,「每次和他们一起做榨汁的工作总是很开心,也不知道为什麽。」几年共事下来,彼此默契好、相处和乐,「工作效率很好,是一个很棒的团队。」工作之余大家说说笑笑、分享人生经验与智慧,「从这些老菩萨身上可以捡到很多宝贝。」而由於是生食,榨汁组志工工作起来是很认真、专注的,就像喜欢禅修一样,淑芬师姐很喜欢这样专注、放空的状态。

许多人护持,捡回这条命
淑芬师姐喜欢运动,今年初(2018年)跑完那场马拉松,「那次因为遇到下雨,跑完感冒了。之後奇怪︰怎麽感冒一直没好?」先後看了三名医生,前两名医生都当是喉咙痛处理,第三位医生建议她去大医院检查,她去了。医生注意到她舌头上的白斑,「小时候我嘴巴常常破,就擦药;擦药後有增生的组织。可能我跑马拉松又感冒,体力下降,那些增生组织起了不好的变化,成了恶性肿瘤……」医生宣告为「舌癌三期」。

一个人陡然听到如此的宣判,「这个时候又显现出禅修的好处」,她没有惊慌,没有哭泣,平静地问医生︰「这样啊……那怎麽办呢?」医生说︰「要切片、做手术。大半个舌头要切掉,再做重建手术。」「哦……只能这样吗?」「嗯。只能这样。」「好,我知道了。」

之後是一连串的切片检查、术前检查,很多痛苦……在先生陪伴下与整形科医生谘询,切除三分之二舌头後要重建,要取她胸大肌的肉来补,於是要做一个长达12小时的手术……在听的当下,淑芬师姐并没有感到害怕,而是问︰「这样要动很多刀耶,会不会很痛?」医生说︰「不会。我会让你睡5天。」

手术前一天,山上法师去看她,为她祈福、打气,透过电话和心道师父说话时,她哭得不行,师父勉励她︰「淑芬,要勇敢。」被推进手术室前她一心默念佛号……动完手术5天後醒来,她发现自己身上多了共长达100公分的伤口。

当麻药渐渐消退时,非常难受,她觉得「好像撑不过去了……」冥冥中感觉是心道师父还是恒传法师把她拉了回来。之後的化疗、电疗都没有什麽副作用,「感谢佛菩萨加持。」淑芬师姐说︰「我这条命能够捡回来,是很多很多人的护持。」

生老病死是人生过程,平常也许常挂在嘴上,但「走过这一遭,我真正体会到生、老、病、死。我知道我在承受业力,还好我有本事承受……就觉得︰再努力一点吧!」

当业力现前时,如何还能一直保持正念、正向光明的心态?除了学佛、禅修,「一直以来,先生和亲友给予我莫大的支持,让我去做我想做的、有意义的事。」发生这样的事时,「我不可以丧志。不能让身边的人为我担心、因为我而难过啊!」就是这一份惜福、顾念他人的善良和深情,让她再痛也始终保持阳光。

在舌头重新长好之前,淑芬师姐讲话有些含糊,吃东西也很不方便(必须要打成汁饮用,或只能吃很软的食物),但对喜欢做家事、研究食物调理方式的她而言,似乎生活中又多了一个可以发挥创意、动手做的有趣天地。

刚开始她不太敢出门,後来想︰为什麽要不敢出门?就勇敢出门参加许多活动,让朋友、同学们看到她,许多朋友说︰「淑芬,看到你我好开心!」「我也谢谢朋友们的关怀,让他们看到我好好的……这种感觉很好。」

灵鹫山,平安禅,坐禅,禅修,宁静,菩萨,学佛,舌癌,心道法师学佛人如何面对生老病死
走过生死这场大劫,在修行上体会更深了,甚至有如「重生」︰「以前念《水忏》、《梁皇忏》没有这麽深的感受……这次手术之後再念,在念经的同时,我回忆起很多事情,体悟了很多事。」她意识到,以前的自己,有时候太跋扈、自私、自我,也曾经不小心伤害别人……忏悔的泪水,是一种释放,也是一种深深的感恩。「我的前大半辈子太幸运了,读书、升学、工作、婚姻都很顺利,虽然我也很努力。」年轻时身强体壮,除了想兼顾家庭、职场,还想做一些别的事情、有些其他的追求,生活很忙、很累也很充实,「在那种忙、累中,可能不自觉造成对别人的一些伤害。」如今再念《水忏》、《梁皇忏》,想起曾经无意中伤害别人,她在心里真诚地说对不起,在心里深深地忏悔……

经此一劫,「很多事情都看开了。看事情的眼界也更加寛广了。」现在她的首要重责大任就是把自己照顾好,「不让别人担心。」病後瘦了10公斤的她现在很注意体重不能再往下掉,「掉了1公斤就把它补回来。」以及摄食营养均衡、充足的睡眠等,「生病之後我的作息完全改变了。」以前半夜1、2点她常常还生龙活虎,能量充沛想做很多事,「现在我觉得不要那麽贪心。很多事情慢慢来也可以做得好。」如今晚上10点她就躺上床,早上7点以前起床,吃了早餐之後写《心经》,「就好像早上起来,身心被《心经》沐浴过一遍。」可能一天刚醒来时脑子里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写完《心经》,冲乾净了,很舒服。」从生病之前(2017年12月)就开始写,一天一部,刚开始字迹凌乱,慢慢写,字迹愈来愈工整、好看,而且从写的过程中,慢慢去了解经文字里行间的意思……这些都是新的体悟、成长。

经历了这些,她还是喜欢禅修、喜欢上山做志工。今年(2018)1月16日动手术,3月她就想上山帮忙,但先生说︰「6月你才可以出门。」在她讨价还价下,提前在5月让她上山;「手术之後身上伤口很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这几个月来禅修不太能坐得住;但我昨天到禅堂坐了一个小时,感觉可以的,没问题。」

「学佛让我知道如何把心调好。把心调好可以面对很多很多事情。」回顾这一切,淑芬师姐不禁又流下泪水,说︰「好开心,好感恩。」

听完淑芬师姐的分享,不禁由衷赞叹︰并不是学佛就不会经历生老病死,重点在於面对时的心境和态度。平常嘴上讲、心里想都很容易,当事情真的发生、境真的来到面前时,便知修行有几分。

「生、老、病、死都是功课,不是老天对你不好。」当我赞叹她把这个功课做得好好、好棒哦!她可爱地笑了起来,像个小女孩。

「没什麽可怕的。来了,就去面对,好好的处理。」——淑芬师姐这句「实修」後的感言、箴言,也许,要亲身经历後才能真正懂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