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春天开始的时候

 图:苏蔓  文:苏蔓  2019/4/11

  • 4,388
  • 加入Line@平安禅好友


灵鹫山,心道法师,心,不障碍,母亲,图书馆

三月初,一个已经连下好几天春雨的湿冷天气终於回暖放晴。趁着好天气,赶紧去图书馆还书,同时也为写作寻找灵感。

在往图书馆的路上,经过一处社区公园,迎面传来小朋友天真无邪的嬉闹声,定睛一看,公园内有几位年轻妈妈正聚在一起聊天,眼神则紧盯着一旁爬上爬下,玩着各种游乐设施的小朋友。这幕景象,在春光乍现的午後,彷佛内有千军万马藏,调节了心情,也舒活了筋骨。

记忆中,我并没有与母亲在公园玩耍的画面,倒是有与母亲上市场的童年印象,之所以记得那麽清楚,是因为走着走着,不晓得为什麽,竟然在人潮中与母亲走失,在市场边走边哭的画面,後来是怎麽与母亲重逢,因年代久远已不复记忆。

过去母亲外出的唯一事情是上市场买菜及补给家里的日常用品,现在母亲外出的唯一事情是医院的固定回诊日。家,是母亲的全世界,家事,是母亲漫漫的一生。

以前的我,认为回到家,总是有母亲等着,是件理所当然的事,直到这些年,或许是自己也到了一定的岁数,也或许是母亲岁痕斑斑的脸庞,我终於领悟到,有母亲默默守候的家,是多麽幸福的一件事。

从小在都会区长大的我,已习惯热闹便利的生活,现在移居他处,虽然交通十分方便,新居也比旧家宽敞舒适许多,但三不五时,还是会不由自主升起生活在他乡的感觉。然而在每个疲惫日子的尽头,只要看着母亲因年迈而变小,却闪着童稚般光芒的眼睛,总是让我既放心又疼惜。

记得有一次因写稿不顺,浑身不自在时,母亲对我说:「去图书馆吧!」母亲这句话让我十分讶异,我问母亲:「为什麽?」母亲:「你不是很喜欢上图书馆的感觉!」

母亲的思路就像是缝纫机下针般精准到位,不愧是养我育我的母亲。当下我立刻换上外出服,步行到离家不远的图书馆,短短一小时时间端坐在图书馆静心阅读,写作不顺的焦虑与凌迟逐渐退场,终至消失,回家後再提笔写作,果真顺畅许多。

在《完美的一年》这本书中,提到一个「暂停跳舞」的游戏,游戏方法很简单,就是播放音乐时,孩子们要快乐跳舞,音乐一停下来,就必须静止,维持之前的姿势不动,无法维持静止不动的人就算出局。但是出局也不是坏事,因为出局的小朋友可以在厨房玩爆米花,然後将爆好的米花以针线串成项链。这个游戏的精神是,没有谁是真正的输家,每个人都会各有收获。

母亲的提议就像是「暂停跳舞」游戏,简单,却充满意义。

灵鹫山心道法师言:「让心能够空来空去,即没有障碍。」朋友推荐一家位在台北旧城区的咖啡馆,环境不错,咖啡也很好喝,我决定图书馆还完书之後就去这家咖啡馆,在咖啡香中沉淀放空,让灵感不请自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