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修,是来接我的「心」回家

 图:王禅静  文:王禅静  2018/8/8     3043


禅修,平安禅,心道法师,心回家,打坐,坐禅

我以为我做不到,但是我做到了,我的身体做到了,我的心做到了。

最後的那一支五十分钟圆满香,清澈的敲钟声响起,微微的双眼睁开,内心满是充溢着无尽的感动与感恩,今年刚满二十二岁的我,这是我第一次的断食禅十。

回望过去经历的十天,我都和别人说,这一趟禅十体验就像是经历了一场浓缩的人生、短短十天含缩了各式各样的心绪,「要对自己耐烦」法师这麽提醒着我们。

「我来这里禅修,是来接我的心回家的。」我告诉着自己。

我记得在前几天,我有好几次是哭着把腿放下来的。二十分钟的打坐对於刚练单盘的我,最後的五到十分钟,总是很艰难。我是一个筋很硬的人,弯腰摸到小腿肚差不多是我的极限。

第三天,是我最想举白旗说放弃的时候(大概只差没问出口我能不能不要继续禅修了),内心因沮丧而激起的波动情绪、而身体的反应让我根本无法安住在法门,我开始想着:「是不是我的身体不适合禅修?」,那天下午刚好独参,指导法师—广纯法师一见面就问我:「脚很痛吗?」我说对,脚真的好痛好痛、到後期就像脚筋抽筋一样。法师说:「脚痛是每个人禅修必经的过程,一定要撑过去,专注在出入息上,疼痛感就会减少。」我点点头,出了参房回到位子上,继续练习安住在禅修与法门上。

禅修,平安禅,心道法师,心回家,打坐,坐禅你试过吗?就与自己的身体、心灵,紮紮实实的相处十天,坦荡荡的。

每一天的每一天,你都会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念头、情绪上的变化,法师曾说:「禅修就像是让一缸大浑水慢慢的沉淀下来,你会看见自己很多的念头,就看着它升起、看着它落下,要跟念头在一起,而非抗拒。」每一支香带给你的感受都很独特,就像会看见各个不同面向的自己一样,可能会突然冒出很久很久以前发生的一件事情、听过的一首歌、一个好久不见的人,念头一定会有的,重要的是那时时刻刻觉知的心,清楚、专注、明白,了解每一件事情与念头的无常、且缘生缘灭的常理。

谢谢我的身体、我的心,愿意陪我一起修行。

每一天回馈给我最实质且最明显的,大概就是我的身体了。每一天的每一天,它都会给你一些小小的礼物,今天可以把腿盘上去一点了、今天可以坐更久一些、今天脚筋疼痛减少了等等…每每发现身体又有了新的变化,都会由心升起一种说不出口的感动。

好谢谢我的身体,知道我正在练习修行,愿意陪我一点一点的改变,尽管它的练习是疼痛的,但我仍然能感受得见它全然的付出、全心且全意。它是我这次禅十最大的一份收获,原来以前,我从来没有好好的去了解过我的身体、体谅过我的身体。

「心本来就是闲的,是我们让它变得很忙。」

每一天都会有一堂知见课程,这也是我每天最期待的一个时段,因为可以听到很多佛法的道理与寓言故事,法师曾经提及一个比喻,让我觉得很贴切!当需要专注在每一个当下,首先必需守好自己的六根(眼耳鼻舌身意),不让坏念头从这六根跑进来,就像要将牛赶出田里,不让它将稻子吃掉捣乱。

觉察想法的升起,就像看着牛偷偷摸摸跑进田里,而我插着腰看着它。
(某一天突然很得意发现自己能觉察念头所画出的图)

禅修,平安禅,心道法师,心回家,打坐,坐禅

禅修,平安禅,心道法师,心回家,打坐,坐禅

「今天是禅修的第几天,祈求这十天的禅修都能平安顺利。」我总是对着开山圣殿那尊释迦牟尼白玉佛说着。

每每早午晚的养息时间,我都会跑到开山圣殿见上一面那尊主殿的释迦牟尼白玉佛,对它说着今天身体、心里有着什麽样的改变与感受。神奇的是,不论前几支香做的好或不好、心情是否沮丧或开心,只要能够来到它面前、甚至是隔着大门看不见佛像,却能让我打从心底的感到平静与安心。

这十天的禅修,莫大的感动与学习、身心的转变,其实我一直深信是那尊释迦牟尼佛一直在背後守护着我,我才能做到。因为那股强大的力量支持着、深信着我,我才做得到,我也好谢谢它的存在。

心道师父曾说:「打坐要开开心心的,不要苦着一张脸。」

每当我正在煎熬剩下几分钟的禅修时,我总会张开眼看看眼前与我一同共修的那十三位师兄、师姐,看着他们每一支香都很坚毅、专注的背影,我想着总有一天我也可以坐的像他们那麽好!

第十天,最一支圆满香的敲钟声响起,我不可思议的、睁开眼看看此时此刻的自己,我似乎能稍微领会到「心宁静」那种说不出的快乐,外在所追求的快乐是那麽的稍纵即逝。我想这圆满香清脆的响声,不是结束、而是开启了我这一辈子要继续追求,追求心宁静的这一把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