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辈子只走一条路︰行善积德路 —吴浩宸师兄

 图:Andy Fu  文:刘湘吟  2019/11/21     3304


禅修,打坐,法工,水陆法会,法师,台湾义工团,大悲咒,闭关

今年(2019)三月底在山上春安居禅关法工群中见到吴浩宸师兄,第一次当法工的他就护关21天,接着要参加28天「大悲闭关」(也是第一次参加);而之前从没打过禅的他原本是想报名禅七……以上种种,让吴师兄给人一种「很勇猛」的感觉,「没有啦!」人到中年的吴师兄笑笑说︰「这也是因缘际会。5月1号我又要去大陆工作,在这之前有两、三个月空档,与其在外面浪费时间,不如上山来。」

佛门修行法门有许多,吴师兄坦言,参加法会、做志工、念佛号拜佛……这些他都喜欢,也都有经验,唯独「禅修」这一门完全不了解,「我想尝试一下,看看自己能不能?」既然从来没打过禅,不如先从担任法工开始,一来先了解,二来也为自己日後禅修培福。

担任三周法工後,吴师兄对「禅修」是怎麽一回事已有概念,「以後有空时就可以报名参加,从禅一开始,然後禅三、禅七……循序渐进。」

难忘水陆的震撼&法喜
吴师兄原本就是佛教徒,高中毕业联考前还曾经住到寺庙里静心念书两个月,每天跟着做早、晚课;之後大学毕业、服兵役、工作结婚成家,随後赴深圳工作二十年。

2014年过年时,一位师姐邀约他到福隆灵鹫山迎财神,吴师兄欣然应允,因此与灵鹫山结缘;「来到山上,感觉内心很平静、很自然,蛮喜欢。」他坦言,常年在外奔波,不免沾染上世俗的一些坏习惯,又是在大陆的商场里打拚,身累,心也累,「有时候会觉得很烦。」

2009年,吴师兄在大陆因吃错药而导致急性肾衰竭、送回台湾治疗。鬼门关走一遭对当时的他影响不太大,「好了之後还是不顾身体去拚,交际应酬、熬夜,什麽都来。」直至2017年母亲往生,他才深感人生无常,开始看开、放下。

2017年那位师姐又邀请吴师兄参加水陆法会,刚好那时他人在台湾也有空,就答应了。第一次参加水陆法会的他,身兼功德主和内坛志工双重身分,度过了非常忙碌又非常充实的六天。「第一次参加水陆法会,真的印象深刻……我建议大家︰如果身体还不错、有体力的,不妨参加做内坛志工,因为真的很殊胜、很震撼,整个坛场一点一滴从无到有……外人看可能以为︰不过是一场法会嘛!你实际去做才知道,那是很大的挑战,也是一生难忘的经历。」至今吴师兄还津津乐道那年的感受︰「全部忙完之後,站在东门口往内坛一看……哇!真的好庄严、好感动。」亲身经历从一无所有到整个坛场完备,「那种法喜,真的满心舒畅,疲累都忘记了。」

访谈当天,吴师兄已在山上住了半个月,山上的生活和山下红尘里生意场的生活差别很大,「作息时间就完全不同。」在大陆做生意时,他常常很晚回家,甚至天亮才回家,「有时候又很早回家……总之是日夜颠倒。」经过山上半个月正常作息的生活,吴师兄看上去气色颇佳。

山上的生活,吴师兄不但适应,而且喜欢。人到中年,开始着眼於修下半辈子、修来世。回首自己的一生,从小到大,「做了多少善业、恶业,自己心里知道,何不把握学习佛法的机缘好好去修?」清净、规律的生活,素食,修身养性,「把自己的身体调养好,希望以後不要拖累子女。」

禅修,打坐,法工,水陆法会,法师,台湾义工团,大悲咒,闭关,吴浩宸师兄当法工,要严谨自己、用心观照
当法工,辛苦吗?「不辛苦。」吴师兄说︰「法工是禅堂的守护者,护持禅修者打禅。法工,和志工又不太一样,上面冠了一个『法』字,可见它的神圣性。佛无处不在,龙天护法也在,自己一定要严谨自己,要有敬重心,一切起心动念、言语行为都要如法才行。」这种心态、言行上的转变对吴师兄来说尤其感受良深,因为过去几十年做生意,言行上比较放任、自由,像是说话比较大声,当法工的前两天,吴师兄几次收到来自法师的提醒、叮咛,他也很快调整过来,「禅修的人,因为心静下来了,对声音非常敏感,对动作也十分敏感……像我敲钟,我觉得已经非常小声了,法师还是说太大声;我也问过禅修学员,敲钟的声音是不是很大声?他说是。所以我们的一切行为都要用心观照,要有严谨心。」

在空档时,吴师兄还有机会好好地读读经,「除了诵持,还有时间心力去品味经文的意义……这是多年来难得的机会。」

有人说,能够一次上山三个礼拜做法工,福报很大,吴师兄说︰「我们是『舍得』。」舍下山下的生意、生活,上山。不过,那麽容易放下吗?「只要上山,就不谈山下的种种俗事。自己心态先调整好,愿意上山几天?把事情先安排好,然後那几天就放下,不管山下的事。」

虽然目前吴师兄还要为「顾巴肚」奔忙,但只要时间许可,「有善事、有法会我就去做。」吴师兄也曾参加「台湾义工团」,义务帮无家可居或房屋破烂的弱势族群盖房子,不但没薪水还要自己贴钱,自己也并不是很宽裕,但吴师兄看得很开︰「有人比我更需要。有机会我就要去做。」吴师兄说,自己下半辈子确定会走的一条路,「就是行善积德的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