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鎌仓时代最早的禅宗园林-虎溪山永保禅寺

 图:刘湘吟  文:刘湘吟  2020/9/14     444


日本临济宗僧人,观音堂,开山堂,禅堂,梦窓疎石,永保寺,禅宗园林,鎌仓时代,名古屋

永保寺位於名古屋岐阜县多治见市虎溪山町,是日本鎌仓时代最早的禅宗园林,为临济宗南禅寺派。这座座落於虎溪山旁的禅寺,由国师梦窓疎石创立於鎌仓时代的正和二年(1313年),「虎溪」之名的由来,源於梦窓疎石到访此地时,认为此地风景犹如中国庐山的虎溪,因而得名。

日本临济宗僧人,观音堂,开山堂,禅堂,梦窓疎石,永保寺,禅宗园林,鎌仓时代,名古屋

国宝︰「观音堂」、 「开山堂」
有「日本禅庭之父」、「国师」之称的梦窓疎石(1275~1351)是日本临济宗僧人,为宇多天皇九世孙,其法系後来形成梦窓派,又称嵯峨门派。梦窓疎石不只是一位禅师,也是一位伟大的建筑师、设计师,赋予山水丰厚且耐人寻味的哲学意涵,在日本建筑与庭园设计史上举足轻重。天龙寺、 西芳寺、惠林寺、觉林房等都出自他的手笔,永保寺也是由他设计、建造,是梦窓疎石的着名作品之一。

已有七百多年历史的永保寺,寺中的「观音堂」和 「开山堂」名列日本国宝,池泉回游式庭园也是众所周知的国家名胜,寺中那棵树龄七百年、由开山和尚佛德禅师亲手种植的大银杏树同样令人津津乐道。走访永保寺,优美的景致、禅意深深的庭园和原汁原味的历史建筑,在在令人印象深刻。

日本临济宗僧人,观音堂,开山堂,禅堂,梦窓疎石,永保寺,禅宗园林,鎌仓时代,名古屋

古色古香的「观音堂」,是永保寺所拥有的两项国宝建筑之一,融合中国与日本建筑特色,数百年前的工艺美学呈现,经历时光的打磨,揉合成绵密悠长的丰厚意韵;而同样名列日本国家指定文化财的「开山堂」则是全然的中国风,在七百多年前的日本镰仓时代,以瓦砖(而非日本建筑传统惯用的木板)鎛地的开山堂可以说是整个复制了中国建筑风格,相当独特;开山堂中供奉两位祖师像,一位是永保寺创建者梦窓疎石,一位是永保寺开山祖师佛德禅师(梦窓疎石虽然设计、创立了永保寺,但由於他名声显赫,很快就被召请回京都,於是梦窓疎石就请师兄佛德禅师来此开山住持)。

在永保寺看到许多相当珍贵的粗大桧木柱,以及美丽的桧木皮屋顶。要将桧木运用在建筑上,需要专业的技术和细密的工序,而桧木的长成也是有限量的,必须事先向政府申请,因此桧木建筑愈来愈少见,也愈显难得;而以天然材质、传统工序、细细密密一层一层堆叠而成的桧木皮屋顶,不仅冬暖夏凉、防雨防漏而且独具美感,已经成为一项独特的文化资财。

日本临济宗僧人,观音堂,开山堂,禅堂,梦窓疎石,永保寺,禅宗园林,鎌仓时代,名古屋日本特有的宗教文化
永保寺的禅堂(新禅堂,正门横匾上书「狮子窟」)仍保持着源自中国的禅堂形式,也保持着临济宗的传统,如︰临济宗的钟板是(横)长方形,寓意「横遍十方」(曹洞宗的钟板是(竖)长方形,寓义「竖穷三际」);临济宗的蒲团是长方形(曹洞宗的蒲团是圆形);临济宗打坐时面朝外(曹洞宗打坐时面朝里);临济宗的修行需要向老师请益、问答(而曹洞宗是「只管打坐」)……等。堂中供奉现在家相的文殊菩萨像。在日文里,「狮子」是修行僧的意思;而旧禅堂正门横匾上书「金刚窟」。狮子勇猛,金刚无坚不摧,都表示禅门中修行人刻苦精进的大无畏精神。出家前原本是建筑师、已六十多岁的土屋法师回忆二十多年前艰苦的修行生活时说︰「当时苦得流眼泪……」随着时代变迁,七十多年前永保寺有一百多位僧人,如今只有两、三位;出家僧人数的凋零,是日本所有寺庙共同面对的现况。

日本临济宗僧人,观音堂,开山堂,禅堂,梦窓疎石,永保寺,禅宗园林,鎌仓时代,名古屋在日本,宗教文化与生活的融合和台湾(或其他国家)是不太一样的。日本有自己独特的一种宗教观念。日本人很少只信奉、虔信某一种宗教,大多数日本人对所有宗教都不排斥,每一个人一生中都有很多与宗教接触的机会,这当中没有忠诚度或排他性的问题,不同宗教可以自由切换。比如说日本全民都过圣诞节(虽然很多人可能并不自认为是基督徒),过几天元旦又去庙里祈祷、撞钟,也可能又去教堂忏悔,再去神社迎接新年;结婚的时候日本人会到教堂举办婚礼,甚至在佛寺中租借一个场地举办西式婚礼;蒐集、累积寺庙或神社手帐「御朱印」是全民运动,和宗教信仰的关系不是那麽浓;孩子出生时会到神社去拜神;家中有人去世时会到寺院去办丧事……也可以说,在日本,各种宗教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调味剂,使生活与生命更丰富——这是日本特有的宗教观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