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老和尚的云居山故事

 图:网路  编辑:刘湘吟  2020/10/22     3966


虚云和尚,云居山,禅坐,入定,声如洪钟,平安禅,粮食,禅宗泰斗

「坐阅五帝四朝、受尽九磨十难」的当代禅宗泰斗——虚云老和尚,在他120年的生命中,相关的故事多不胜数;老和尚人生的最後六年献给了江西云居山真如禅寺,这六年有些什麽故事呢?老和尚在云居山收的弟子、也是老和尚的侍者绍云法师曾经记录过,节录如下︰

声如洪钟,力大无比
老和尚当年117岁,身高两米多,双手下垂过膝,双目炯炯有神,晚上在煤油灯下看报纸,字很小他都不戴眼镜。牙齿整齐没缺损,听他说,是90岁後才再生的。他的声音非常宏亮,有时在禅堂讲开示,声音一大,把禅堂里的报钟震动得嗡嗡作响。

虽然老和尚高龄一百一十多,但是他的气力却是无法测量的。曾跟随老和尚在云门寺同住的师父说,有一次他们在云门开荒,有一块大石头,好几个人都搬不动;老和尚来了叫他们走开,独自一人就把那块大石头搬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在云门事件中,他老人家的骨头被打断了好几处。在1956~1958年间,经常生病发烧,身上的旧患和骨折的地方疼痛不已时,他便躺在床上呻吟;可是一听说有人来见他,马上又坐起来,盘起腿来精神好得很,可以一谈三、四个小时,一点也看不出病态。有时我们催促客人走,想让他休息。他反而不高兴说:「人家有事才来找我,等人家把事情说完了才能走。」等客人一走,他又躺下来呻吟了。我们问他:「刚才人来你精神那麽好;人才走,为何又这麽痛苦呀?」他说:「这是业障呀!阎王老子也管不了我,我要起来就起来,要不起来就不起来。」

1957年正月,他老人家病得很厉害,永修县和省政府的干部都来探望,并派车想接他到南昌省立医院去看病。本来他不愿去,但是省政府的领导一再劝说和催促,才勉强答应。到了医院,接受检查,化验血型时,那些医务人员都感到十分惊奇。他们说:「听说这位老人家已经一百多岁了,但是他的血就像十三岁以下的孩童一样,我们从来没见过,这麽大年纪的人有这样的血。」经过详细化验後,他们说老和尚的血是纯阳性的。而老和尚只在医院住了四天就回山了。他老人家的血型,直至现在仍是个谜。

入定
在云南时,老和尚经常一坐七、八天。有时人家有要事找他商量,就得用引磬为他开静,他才出定。因此,老和尚在云居山时,我们就问他:「是否有这些事情呢?」

他说:「是呀。」

我们又问:「您现在为什麽不入定呢?」

他说:「现在重建寺院,每天都有政府人员和其他人来找,我不出去不行,所以不能入定呀。」他还笑说:「如果我在这里一坐七、八天不起,一些不怀好意的人当我死了,把我的色壳子搬去烧,这样这个寺院就盖不成了,所以现在我不敢入定。」

虽然老和尚在云居山时没坐禅入定七、八天,但他经常一坐就一整天不动。有时从夜里十二点左右开始坐,直到第二天傍晚才起坐。

有一次,老和尚入定18天,山上其他人知道了,都来参拜他,他感到厌烦,於是和戒尘师背着背架子朝峨嵋山去了。一晚他俩在一个小破庙过夜,老和尚说睡到半夜时,有跳蚤在咬戒尘师,戒尘师就把跳蚤丢到地上,跳蚤摔到地上、把腿摔断了,老和尚在定中听到那跳蚤叫得很惨。翌日老和尚就查问戒尘师此事,戒尘师听後很惊讶,心想:「竟然连我放一只跳蚤在地上他都知道,而且还听到跳蚤的喊叫声,定中的功夫真了不起!」可知身心清净的境界真是不可思议。

虚云和尚,云居山,禅坐,入定,声如洪钟,平安禅,粮食,禅宗泰斗「脚不沾泥」奇事
我们曾经问老和尚:「听说证了道的人,就是圣人,是吗?」他说:「是呀!」我说:「那就是证到初果罗汉的人是不是?」「初果,是呀!」他又说:「实际上初果很不简单,证到初果须陀洹的人,不但定中没有妄想,就是平常的行住坐卧,也没有妄想。他的六根不染六尘,就是六尘不能打扰他,他就入了圣流。」

据说证了初果罗汉的人走路时,虽然你看见他双脚是踩在地上,但实际是离地有两分高的。那时也有人问我们:「听说了脱生死的人,走路时脚不触地,不沾泥巴。那麽老和尚算是大菩萨了,你们经常随他走路,究竟他的脚踩不踩地?鞋子沾不沾泥土呢?」於是我们就很留心这些事情,并经过多次试验。

云居山的地都是泥巴,经常下雨,一般人走一趟回来,鞋子自然沾了好多泥巴,可是老和尚的鞋子从来不见有泥巴。奇怪的是,当我们走在他後面、注意他走路时,明明是见他的鞋子踩在泥巴上,但是回来後我们再看他的鞋子,就是没沾半点泥巴。这其中的奥妙,我们至今还搞不清楚。

珍惜粮食
云居山地势很高,冬天气候很冷,气温常低到零下十七、八度。收藏在地窖的红薯和寒冷空气接触後,皮发黑煮熟後吃起来很苦。有一次,我和齐贤师在老和尚那里吃稀饭,吃到那种又苦又涩的红薯皮,便拣出来放在桌边。老和尚看到时默不作声,待吃过稀饭後,他老人家一声不响地把那些红薯皮捡起来吃掉。当时我们俩目睹此景,感到很惭愧、很难过,从此再也不敢不吃红薯皮了。

事後我们问他:「您老人家都这麽大年纪了,红薯皮好苦!您怎麽吃得下去?」老和尚叹了一口气说:「这是粮食啊!只可以吃,不可以糟蹋呀。」

最後遗言
1958年以後,他对我们说:「我要走了。」

1959年9月10日下午,老和尚向大众做最後开示及遗嘱:「我的最後遗言只有:『勤修戒定慧,息灭贪瞋痴。』」过一会儿又说:「要以正念正心,培养出大无畏精神,度人度世。」训诫我们要好好持戒修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