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当护关法工

 图:刘湘吟  文:刘湘吟  2017/7/21     6542


灵鹫山,平安禅,心道法师,法工,禅堂,禅修,宁静

 

您一定当过义工、志工,而您是否曾经当过「法工」?什麽是「法工」?

 

心道法师曾说︰「我们做志工,也是做机会给别人,给别人有机会开智慧;给别人有机会种福田;做个机会给大家来结缘,所以这是播种的工作,传播佛种的工作。不要看做志工的工作,好像没什麽,你好好地做,用心尽心地做,自然就会做到善缘具足,做出福德智慧。」


而「法工」当然也是志工,之所以称为「法工」,特别指的是「禅关的护卫者、保护者」,负责维持宁静清净的禅修场所,协助场地、饮食、时间提醒、教材播放等各项事务,使课程能够顺利进行。法工们都是由於自己曾经从禅关的修习中得到真实的法益,为了让别人也能分享这份法益,而志愿来支持护关。心道法师还说︰「禅修护关是最大福气。护关者也是禅修受益者,他们致力分享智慧的芬芳。」

 

去年上山打禅七,七天里,外相是禁语、沉静的,彷佛平静无波,事实上经历过的人都知道,那只是表相。禅修时上演的全是内心戏,表面平静无事,内在却是百转千回、风云大作、飞沙走石……七天里的每天24小时,我们这群穿着米白色禅修服的学员只需要按表操课、全心全意面对自己的心,其他什麽都不必做,什麽都不必担心,事後回想,这是何等幸运、幸福的事!能够全然安住、专注在心的功课上,一切有人安排好,有人护持,有入照顾……除了法师,要感谢的就是那群身穿灰绿色禅修服的「法工」们了。

 

曾经觉得︰一样是花时间在禅堂里,当然自己打禅最好,当法工?为人作嫁?好像有点可惜吧?!……然而,在经历过几次「法工」师兄师姐们无私的护持、照顾後,终於也感觉到自己应该回馈了,事实上也想有一番新的体验︰毕竟义工、志工都做过很多次了,当「法工」的滋味是什麽?应该品尝一下。

 

灵鹫山,平安禅,心道法师,法工,禅堂,禅修,宁静

 

日前,上山担任法工2天,为三日禅护关。

 

在工作会议中认识了其他几位法工夥伴,并明确了大家各自的工作组别和内容。学员们早上5︰30起床,晚上9︰30养息,法工自然是起得更早、睡得更晚,考量到体力与时间因素,於是分早、晚两班值勤,相当人性化,没时间午睡片刻也不必担心。

 

法工的工作原来是那麽杂、那麽细啊!从学员们报到前的准备工作开始,到送走学员们之後的善後工作;从每支香开始、结束前的各项细节和准备,举凡开关灯、开关空调、敲起床钟、提醒钟、上下课钟、点名、排蒲团、禅堂薰香、协助行堂、引领学员排班去往不同场地、协助解决学员们所有需要和问题……几乎是被时程表追着跑,马不停蹄,但心里那份感觉却很充实、喜乐。

 

同样置身於自己曾经修习过的禅堂与各节课程中,此时自己不是主角,而是协助禅关顺利进行的配角,心思大多放在时间、环境和学员们身上,那种心情,确实像是园丁,默默护持,悉心照顾每一株秧苗,希望他们能尽量吸收养分,全心全意成长——法工,正是「耕耘一亩心和平的福田」的园丁。

 

灵鹫山,平安禅,心道法师,法工,禅堂,禅修,宁静

 

匆匆2天法工体验,就在紧凑而充实的节奏里很快结束。回台北的火车上还不由自主拿出禅关日程表端详,心里兀自想像着他们现在正在哪一支香……仔细回想,这2天自己到底做了些什麽?竟有些说不上来,都是些小小的杂事,零落的、片段的记忆,但心里却有一整块很实在的感受︰当法工,去呵护生命、灌溉慧命,竟然比自己打禅还令人喜悦。

 

原来是真的︰奉献,是世上最快乐的事。

 

打禅和护关,也许就像修慧和修福,一体两面,不可或缺。护关的感受和自己参加禅关很不同,究竟有何不同?必须自己经历过才知道。

 

有空也来当法工吧!或许,您会发现自己未曾发现的另一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