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是一个人的旅行--因缘和合,自然成就

 图:沈仲怡   文:许凯森  2017/7/24     5054


灵鹫山,受洗,心道法师,禅修,坐禅,灵觉心

 

头发剪得极短,身形清瘦,几根手指头因为做农事而生水泡还贴着OK蹦,初次见面就侃侃而谈自己的人生转捩,像在说一个轻松的故事,语调一如禅者的淡定。

 

因缘俱足,善知识得以锤链

 

五十岁之前的任尚豪,曾受洗为基督徒,也参加法会,拿香拜拜,当过空服员、模特儿,开过游艇、拍过广告和电影,菸、酒、声色场所,样样不缺,脾气也暴躁,管教孩子的方式不是打就是骂。

 

年过半百之後,也许是佛缘的天线启动,态度与性格逐渐转变,对待孩子以陪伴代替管教,更发自内心主动亲近善知识,看电视上的海涛法师说法,参加禅修班,连在机场贵宾室都巧遇净空法师,一连串跟佛法有关的人事物陆续出现,但是,他知道,似乎还没有遇到他要遇到的人。

 

一次在书店里翻看佛教与禅修的相关书籍,看到《停心》与《闻尽》,深深被心道法师行菩萨道的精神给打动,趁着儿子放暑假,一大早就从高雄开车北上灵鹫山,想看看有没有缘分能够见到心道法师。到了山上约莫中午,刚好大陆高僧来山参访,才刚出关的心道法师前来迎接,父子俩也被邀请一同旁听对话,并且当天就在华藏海的玉佛前皈依。

 

然而,这一下山就是三年。

 

灵鹫山,受洗,心道法师,禅修,坐禅,灵觉心

 

直到今年初,高屏讲堂的法泰法师,问他有没有兴趣在大年初四回山跳财神,与灵鹫山的缘才再度接上,那是他第二次见到心道法师,师父握着他的手,叮嘱他要经常回来。接着四月,尚豪就参加禅法工培训;五月,担任华藏海揭榜仪式法工;六月,缅甸全国上座部巴利大学校长鸠摩罗尊者和主任比丘前来为僧团教授南传戒律学与阿毗达摩,尚豪答应担任他们的侍者,推掉了儿子的高中毕业典礼、佛光山短期出家班的面试、以及元亨寺的十日禅修营,待在山上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缘,不由前定,也不可预知,在自己认为正确并且值得的事情上,充分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来促成因缘。

 

看淡得失,顺其自然


现在的尚豪已经不像年轻时想着赚钱,而是想做对生命有意义的事,出家,是他其中一个选项,但他不给自己订时间表,因为了解佛法之後发现很多事都讲求因缘,时机成熟时自然就会走到那一步。

 

他经常和高龄的父母谈佛法,让在安养院的母亲没事就多念阿弥陀佛,他也坦言,出家的想法让父亲不舍,但把一切都看得很淡的他说:「儿女有自己的福分,老婆有自己的皈依,没有什麽是死後带得走的,除了精进自己,其他事情都顺其自然。」

 

他有一位感情深厚的同学,从小就是千佛山白云老和尚的弟子,45岁重回千佛山上佛学院,之後剃度出家。三年前,心道法师重返缅甸北部密支那的旧战场招魂,迎回远征军的英灵,在当地寺庙举行超渡仪式,曾邀请三百位僧众合力诵经,而那位同学就是其中之一,让他更有感於因缘的巧妙安排。

 

灵鹫山,受洗,心道法师,禅修,坐禅,灵觉心现在尚未出家的他,还有一件事想做,并且已经在做,就是想要种出让每个人都敢放心吃的食材。目前尚豪正在台北一处农场用以工代赈的方式学习自然农法,完全不施肥,只靠阳光、水分、土壤,纯然信任植物与土地的生命力,种出有能量的作物,他说,也许未来有块地可以自力耕作,再将生成的作物供养给山上法师,也是好事。

 

灵觉心起,离一切相

 

尚豪的意志力惊人,得了A型流感仍不愿休息,坚持烈日下的农事,做不到的事也绝对不夸口,他说以前还没戒酒时,参加八关斋戒,念到其中一条不饮酒,他就闭口不说了,因为做不到;直到心道法师为他传授三皈五戒,他才念出口,後来也就真的把酒给戒了。

 

即使现在每天都要在高温艳阳下翻土、播种,仍然保持天天坐禅的习惯,因为相是虚幻的,只有自性是真的。回忆起五月担任华藏海揭榜仪式法工的过程,尚豪说:「禅法工奉茶、奉钵饭,不是服务生端东西上菜,一切行为举止来自於心,当饮茶者感受到奉茶者的诚敬,那杯茶也就弥足珍贵。我的心不在那些动作上,只在我要奉茶的人身上。」那次,他真正感受到什麽是服务让人快乐,实际体会到发自内心的法喜,然後越做越开心。

 

请他为自己的禅修下注解,他说:「禅是一个人的旅行,只有亲自体验才是真的,别人说得再动听,都不如自己起身走一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