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黏住」的快乐法工

 图:沈仲怡  文:刘湘吟  2018/5/14     4318


禅修,平安禅,心道法师,宁静,禁语,圣山寺,法工,护关,美善,福报,花莲,心灵,禅修之旅

鲜活的笑容、风趣的言谈、开朗的个性——这就是丽娟师姐,和她相处,很容易感受到生命的活泼生动,不知不觉被她的快乐感染。这几年来,常见她的身影出现在山上,不是护持禅三闭关就是导览,生活除了工作、家里就是山上,「很感谢先生、小孩和同事的包容和支持。」

「我是被法师『勾』来的」
说起和灵鹫山结缘,1995年第一次跟着朋友上山,她们全家(她和先生、两个小孩)就皈依了心道法师,却没想到这份缘之後中断了18年;2013年,「那时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我心想︰是不是能透过禅修,找到内心安定的力量?」她上网搜寻,突然搜到「平安禅」,她彷佛有感应,於是和先生一起报名上山参加一日禅,使这中断了18年的缘又得以延续。

除了想找到安定的力量,丽娟师姐上山禅修还有一个目的︰「挑战自我,一天不讲话」。急性子的她做事急、讲话快、吃饭也很快,「一个便当三分钟吃完。」禅修禁语,朋友都觉得要她一天不讲话不太可能,「我自己也觉得不太可能。」然而,事实证明是可以的。

第一次上山禅修,由妙谛法师带领的功法最让丽娟师姐印象深刻,「法师手指头在转动的时候很漂亮!」後来在某次禅修分享中丽娟师姐笑说︰「我是被妙谛师『勾』来的。」

之後她又带朋友上山参加一日禅,「朋友有睡眠障碍,听说禅修可以调气,我想,也许对她有帮助。」

两次上山参加禅修都有填问卷调查,在「愿不愿意来做志工」那项,丽娟师姐都勾「愿意」,虽然没有做志工的经验,但「想做点有意义的事」的她,蛮希望能上山做志工。次年(开山30周年庆那年)终於有人找她上山帮忙,「可是我蛮害怕……30周年庆啊!我完全没有经验,万一搞砸了怎麽办?」经过再三劝解、自己也再三考虑後,她决定接受挑战。

第一次当志工,第一天协助禅修护关,因为禅修禁语,不能说话,结果最後学员反应︰『志工(表情)很严肃』」。令她感到很受挫,急性子的她第一反应原本是︰「以後不要来了啦!」冷静下来後又想︰「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她不服气,「我就不相信没有办法。」怎麽办呢?「不能讲话,就笑,微笑啊!」

晚上睡圣山寺,当时善法楼还是毛坯房,没床也没寝具,她用自己的背包当枕头、外套当被子,和一群师姐们挤在一起打地铺睡,电风扇也没抢到,凌晨三点就被朝山的师姐们吵醒……虽然并不舒适,但奇特的是丽娟师姐却觉得「蛮好玩」。

第二天上山,在值班时间之余,她和另一位师姐在山上走来走来、朝礼四大名山,带给她非常好的感觉。就这样,做了第一次志工之後,「就被黏住了」。

禅修,平安禅,心道法师,宁静,禁语,圣山寺,法工,护关,美善,福报,花莲,心灵,禅修之旅为禅修学员提供最好的照顾
「护关会遇到很多状况。」虽然课程内容没有太大变化,但每一次参加禅修的学员都不同,常有意料之外的状况发生;护持多次禅三护关,丽娟师姐对此有种责任感、使命感,「我自己有过这样的经验︰因为对许多情况不了解,走错地方或哪里做得不对、被纠正时,当下心里会害怕、有种挫折感。我希望能避免这样的情形。我想把禅修学员们带好,让他们被照顾好,不感到受挫,心能够定定,就会喜欢禅修,以後还愿意来。」也因此,丽娟师姐上山护关禅三都是三天从头到尾,「这样才能整个了解这一梯学员们的特质、习惯,提供最好的照顾。」

一次护关的经历让丽娟师姐印象深刻,那次,一位学员的披风被人拿错,让这位学员很不高兴,之後执着地认为「我的披风不见了」,学员们集合了她还没到,丽娟师姐去找她,她说︰「我的披风不见了!」披风就在眼前,丽娟师姐告诉她︰「你的披风就在那里。」那位学员仍然说︰「「我的披风不见了!」丽娟师姐说︰「你的披风就在那里啊」……两人陷入一种对杠的怪圈,重复三次後,就在情绪被愈挑愈高时,丽娟师姐说︰「师姐,我们来禅修,就是要放下执着……」那一刹那她也觉照到自己︰「那我在执着什麽?我为什麽执着别人的执着?」当下涨满的情绪如吹涨的气球陡然消气,她突然觉得自己很无聊,就走开了。「对方不放,你也不放,两人就杠在那里;当一方放下,就没事了。」这个体悟可以应用在生活中的许多方面,「我们自己不去打结,就不必去解结;很多事让它过,就过了。」「我很感谢那位师姐。」丽娟师姐说︰「有时候你以为那是恶缘,其实是善缘。」

上山护关会有一些空档可以看看书、听听法师上课,「每次都很受益,都刚好能解答当时我遇到的问题。」在服务中自己也不断获益、得到生命的养分。

做志工会认识很多朋友,山上负责禅修工作、认真辛劳的职工,和几位做了多年志工的老菩萨,都让丽娟师姐十分感佩;也有曾经参加禅修的学员後来回山做志工又相遇,谈起那位学员在经历生命的磨难後渐入佳境,丽娟师姐不由自主湿了眼眶……就是这一点一滴生命真实而美善的交流,让「做志工」这件事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如此丰富、有意义。

愿美善的梦都能实现
「行住坐卧都是禅,做志工(护关)也是禅修啊!」活泼爱说笑的丽娟师姐发明了个禅修组合论︰「我都参加一日禅,那我参加三次一日禅,是不是就等於一次禅三?」然後有其他学员也笑说︰「那我参加过四次禅一、一次禅三,是不是就等於一次禅七?」

常有人问她,为什麽一直上山做志工?做志工又没有薪水,自己花钱又花时间……丽娟师姐理直气壮说︰「我不能存一点无形的存款啊?」其实,「说是这样说,如果做志工是为了累积福报,做再多也是零。没有想那麽多,就是想去做,做了欢喜。」

虽然二十多年前就皈依心道法师,但直到两年多前,有一次经过祖师殿门口,看见师父在喂蚂蚁,她突然想去跟师父说话,从此才开始敢接近师父,「师父真的很平易近人。」曾多次梦见师父,她问师父︰「师父,为什麽您每次出现在我梦里都不说话?」师父说︰「这叫默默的祝福。」

「我最大的愿望是在花莲做一个禅修中心。」先生在花莲做农,花莲如同丽娟师姐另一个家,「花莲有大山大水,真的很适合做户外禅。我希望能与旅游结合,让来到花东的旅人除了游山玩水之外,还能体验心灵的禅修之旅……」丽娟师姐的梦,相信也是许多人的梦。但愿,一切美善的,都能实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