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传法,十方同聚会(4-4)

 图:Andy Fu  编整:刘湘吟  2019/7/5     4251


西安卧龙寺,六祖坛经,禅堂,抄经,楞伽经,金刚经,坐禅,打禅,禅宗,达摩祖师

今天有缘,跟大家多说一些,凡是跟我的居士,我要他们看两部经典︰《六祖坛经》和《金刚经》。《六祖坛经》是很容易懂的,六祖大师在家、出家都讲了很多用功的方法,在《六祖坛经》里面是最通俗的;《金刚经》呢?不管你懂不懂,你诵就行了,不要在里面求知见,不要看别人的注解,别人的注解是别人的,不是你自己的。我们看经典,就是歇心,你愈看愈明白、愈看愈明白,过去祖师大德都是这样的。

什麽叫「持经」?就是一部经,我每天诵、每天诵,不看别人的注解,不在文字里面去思惟、分别,因为佛法是离思惟分别、离文字语言、离一切相的。当你看经典,你的心歇歇歇歇……经典本身和你的法身就是合的,慢慢地你自然就懂了。当你懂了,你的信心起来了,智慧就开了,道理也就明白了,你的用功就上路了。

在心地上修行
一个就是你们喜欢抄经,抄经也是一个歇心的方法。用这些都是工具,歇我们的心。抄经就是抄经,不要想着把这个字写得多好,不要那麽想,又动念头了,「有为了」就离开这个法了。你每天写、每天写,那自然就写得好了,不可能写得不好。譬如一个画家,刚开始画的时候,他的心就专注在画画上,当画到一个程度,他画到了一个无心的状态时,那画画得非常好,出神入化;可是当他成名了,他再也画不出那麽好的画了,因为有名利心在里面了,他想再画出之前那麽好的画,再也画不了了。道理是相同的,就是无心,无心是道。有心便造作,也许能画出一些名堂,但达不到那种真正的最高境界。

做任何事都是一样,写字也好,画画也好,弹琴……任何事都是一样的,要归到无心。无心的时候,我们本有的智慧自然就显现了,禅定就在里面了。抄经也好,看经也好,尤其现在出了好多书,佛的经典不看,看很多现在的人写的东西,你分不出来正见。真想学佛法,那些乱七八糟的全要舍掉。

我们看经是不得已,经典就是讲我们这颗心,上上根基的人他不用这些东西。祖师讲︰「当下这一念心,一切具足。」你就在这里观照。我们这颗心本来是一尘不染,我们的眼睛一看、耳朵一听,全种到里面去了,法也是尘。佛陀的经典,三藏十二部,你把它背下来,它也是尘垢。

你看阿难是佛陀的侍者,他多闻第一,智慧非常高,佛陀讲的经他能一字不差地背下来,可是佛陀走的时候他没开悟,当集结经藏的时候,数百位大阿罗汉不让阿难进门,因为他没开悟。他背下来的这些东西,在他没开悟以前全是凡夫的知见。当时集结经藏离不开阿难,但是那些大阿罗汉不让他进来,最後迦叶尊者就逼他,阿难不眠不休用功,正要躺下休息时,在躺还没不躺下的那一瞬间,他证悟了。当那些阿罗汉再看见阿难时简直不敢相信,因为他的相貌都变了,都怀疑「是佛来了吗?这哪里是阿难!」这个公案讲的就是,即使你把经典全背下来,和你证悟关系不大。之前佛陀就曾喝斥阿难︰「千日学慧,不如一日修道。」修道是什麽?就是回归我们的自性,回光返照。世间人研究佛法,每天去学习,那是研究佛法,与道是相违背的。但是有的人不看经典也不行,这个道理要明白,经典是为了明理,让我们回光返照、在心地上修行,你光研究经典,不归到心地上去修行,要成佛是很难的。

西安卧龙寺,六祖坛经,禅堂,抄经,楞伽经,金刚经,坐禅,打禅,禅宗,达摩祖师.放生禅堂里的「放生」真义
禅宗传到中国是没有文字的,不立文字,为什麽?佛陀讲的教理,末法时期的众生不能理解,执着到这个文字名相里去,就走偏了,所以佛陀传心法,离文字。但达摩祖师来中国以後传《楞伽经》,为什麽?因为众生会疑惑,禅宗讲顿悟法门,今生就能了生死,可是经典里说要修三大阿僧祗劫,你这个是佛法吗?是不是外道?那就传《楞伽经》,以《楞伽经》印心。以前西天祖师是不传经的。生死就是我们当下这个念头,这颗心,所有的烦恼、因果、造业、六道轮回,就是当下这念心,如果把这颗心歇下去,生死就没有了,没有一个生死了不了。这是核心啊!生死从哪里来?因果从哪里来?起心动念。修行就是歇这个。

禅堂里讲有真心、有妄心,本来这个真妄是不二的,但是一般众生不能理解,真心和妄心我们分不开啊,我们的智慧一直在显现,但是我们不认识,那怎麽办?你歇下来,歇一歇你自然会知道,有一个动的,有一个不动的。你要歇下来知道,哪个动、哪个不动?哪个是主、哪个是客?哪个是贼?要认清楚。认清楚以後你就修行上路了。什麽是客人?客人来住两天要走的,当下我们观照这个,走的、来来去去的肯定是客。我们丛林里面教︰铁打的寺院,流水的僧。讲的是什麽?讲的就是这个。我们这个主人是铁打的,它不会走的。教下讲放生,禅堂里讲杀贼,禅堂里的放生就是把一个个念头舍去,放下,这叫真正的放生。

所有的功德都在这个地方。你这颗心静下来,所有的众生都受益,你过去的父母、眷属乃至於你身边的所有都受益。很多人买了动物去放生,他以为这个是慈悲,什麽是慈悲?不思善、不思恶的这个地方是真善,真慈悲。十方诸佛悟道,全都是从一念心这个地方,这是根本;三藏十二部讲出来,还是从这个地方讲出来,我们众生造业也是这个地方,所以你了生死从哪里了?就在我们「当下这一念心」。学佛要愈来愈简单,要抓住核心,「不杂用心」,在心地上用功。

你们能在台湾把禅堂建起来,这个发心我非常赞叹,这是非常不可思议,诸佛菩萨都赞叹,这是佛的心法、正法,「正法久住,涅盘妙心」,禅堂的钟板上写着的。有些人说现在这个法断了,没人传了,其实禅堂的钟板就是传这些法,钟一敲就是传这个法,无情传法,敲的就是这颗心,为什麽?佛陀传法给迦叶尊者时就是把花拈了一下,他一个字没讲,迦叶尊者就领会了;虚云老和尚听到杯子打碎的声音就开悟了,谁给他传的法?近代的来果老和尚,木鱼一敲就开悟了,谁传的法?就是禅堂这些钟板、法器,就在演佛的正法。祖师的大智慧就在这个地方。虽然现在没有善知识,但是你进禅堂,它不断地敲你那个地方。你在烦恼的时候,那个钟一下敲到那个地方,一下子你的心就空掉,就那一下子,你就体会到真正佛法「空性」的不可思议,它是创造了那麽一个因缘,再下来就看你个人了。如果你们在台湾能把钟板挂起来,每天敲这个钟板,哪怕没有人坐香,一个人每天敲这个钟板,那都不可思议,「十方同聚会 」,天上天下、有形无形的十方众生啊,无量的众生都受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