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功之人要如犯人顶水一样

 图:沈仲怡  文:绍云老和尚  2021/2/19     2005


志公禅师,梁武帝,高峰祖师,绍云老和尚,念佛是谁,参禅,打坐,禅修

用功办道的人,要记得这无常鬼呀,它天天都在追着我们呀!过了一天你的寿命就又少了一天,就算你想和它议和,多给你增加一天,也是不可能的啊!所以古人说:「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用功办道的人,要把时间看得很紧很紧,不能随放逸心而放逸,你如果放逸惯了,一旦遇到烦恼时,就想退缩了,这样,你想成功那就很难了。

这里我要说一个典故给大家听听。南北朝时的志公禅师,是梁武帝的师父,即是国师。有一天,梁武帝邀请他到宫中看戏,一场戏看完後,梁武帝问志公禅师:“国师呀,今天这个戏唱得好不好呀?”志公禅师回答:“我不知道呀!”皇帝很诧异,心想:“你明明和我坐在一起看戏,怎麽说不知道呢?”

禅师看出梁武帝的心意,便说:“皇上呀,用功之人一时一刻都不能放松的啊!你可能不会相信,你明天下令从牢狱里抽出一个死囚,要他在戏场中,双手捧着一碗水放在头顶上,然後告诉他如果一台戏唱完後,头顶上那碗水一滴也不倒泻的话,就赦免他的死罪,放他回家去。但是如果有水滴出,就立刻拉出去当场斩首。”

第二天,梁武帝就依着他的说法,在牢狱中找来了一个死囚,要他跪在戏场中两手捧着一碗水顶在头上看戏。戏唱完了,发现犯人头上顶的那碗水并没有滴泻,便叫他前去问话:”你知道今天唱啥戏吗?”犯人说:“万岁爷,我不知道啊!”又问:“你听到什麽?” “我什麽也听不到啊!”那时梁武帝才相信志公禅师的话一点也不错。他再问犯人:“为什麽你一点也看不到,一点也听不到呢?”犯人说:“如果我一分心,头顶上的水一定会倒泻,那我就没命了,为了活命,我不敢听,更不敢看。”

所以志公禅师说:“用功之人要如犯人顶水一样。”我们一般用功的人,做工夫若能如此,没有不成功的啊!

昔日高峰祖师说:“学者能看个话头,如投一片瓦块在万丈深潭,直下到底。若七日不得开悟,当截取老僧头去。”又说:“参禅若要克日成功,若堕千丈井底相似。从朝至暮,从暮至朝,千思想,万思想,单单是个求出之心,究竟决无二念。诚能如是施功,或三日、或五日、或七日,若不彻去,高峰今日犯大妄语,永堕拔舌泥犁。”

他老人家大悲心切,发这麽大的誓愿,以人头向我们保证:只要我们具足信心,能七天七夜不生二念,单单的的一念参,念佛是谁?若不悟者,高峰禅师说自己愿永堕地狱,此话真实不虚,所以用功的人,只要有真实之行处,必定能得到真实的利益。

(志公禅师和梁武帝看戏的典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