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与修行—万华区黄健原师兄分享

 图:Isa karakus  文:刘湘吟  2021/6/8     610


疫情,禅修,生活,坐禅,心道法师,觉性,参禅法要,禅生活共学,线上,念头恐惧,万华,死亡

自从5月中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全台进入三级警戒後,无数人担忧、焦虑、夜不成眠,而灵鹫山禅友黄健原师兄就住在众矢之的的重灾区万华,离事发的「阿公店」走路只要十几分钟。每天几百名几百名的确诊数字,邻居中就有确诊者……这个时期的万华人,内心的压力真是不言而喻,黄师兄说︰「第一次真切感觉到死亡离自己这麽近。」

而在恐惧、困境中,也正是修行的好时机。

真正的生死,是念头的生死

黄师兄说,一开始自己也很恐惧害怕,但随後自问︰难道要一直这样下去?并去探究恐惧的源头,「恐惧害怕,不正是因为内心攀缘在那些现象中,活在妄想执着里?」

这段日子,每天禅修、持咒、读经,与共学共修的群组互勉精进,形成一股超连结的安稳力量。「每天打坐的那一炷香,我会想像成那是我生命的最後一炷香,要怎麽面对它?《心经》也告诉我们三世诸佛是如何除一切苦的。」

「其实,恐惧是因为放不下我执、对我这个身体太执着。」理性去观察,「我们这个身体真实吗?从显微镜下都看不到的一点点物质,透过父精母血成形、慢慢长大、变成一个躯体;这个躯体要吃喝拉撒,到老了不能自己控制,最後往生後火化……真的最後是『什麽都没有』。根本也是『什麽都没有』。那我为什麽还那麽在乎这个身体?」

5月30日「禅生活共学」第三次课程(线上)之後,黄师兄分享了如下心得︰
「在这疫情如此严峻的时刻,相信很多的人心情是很不安的,感谢法师在线上ZOOM为大家讲授参禅法要,听法的那一刻,就像是漂流在狂风暴雨中的流浪者找到了一个可以皈依的地方,我们虔诚皈依佛法僧三宝,更皈依内在的自性。

「无论病魔、死魔如何袭击,那些外在现象如何让人恐惧,仍然要每日一炷香,如实地练习心道师父教授的四个步骤。当我很专注在那一炷香里,就如同〈参禅法要〉所提到的︰『万缘放下,一念不生』。


「那一刻,远离了颠倒妄想,心无所住,『什麽都没有,也什麽都不是』,回到自性的家,是多美好的事啊!因为那里没有恐惧,也没有害怕。於是我明白了︰真正的生死,不是肉体的生死,而是念头的生死。真心和妄心,其实就在一念之间。我们无须贪着或害怕肉体的生死,那些都是轮回路上显现的瞬间泡沫,只有远离妄想颠倒,一步步回归觉性的家,才是我们真正要走的道路」。


禅修,让心看见光明

黄师兄接触、学习平安禅已有六年,刚开始也不知道是平安禅,「上班的环境里每天早上会播10分钟音档,我就跟着做。」一年下来感觉到身心的转变,「不再那麽躁动,变得很稳定、安稳,没有太多烦恼。」

於是他进一步探究、学习,上山打禅……「还是要跟着法师的指导、按部就班学。其实当中有很多细节,每一个步骤都不能马虎。」

起初只觉得禅修带来身心的安定,「在座上可以很安定,但下座後一接触外境、与人互动,烦恼又来了。我想,自己毕竟是凡夫,并不理解心道师父所说的觉性、本来是佛……等等。」直到今年(2021)四月禅七的「震撼」经历︰

「我那无形无相的心,为什麽我一直不愿意去承认它?也许我自认是一个生死的凡夫,我不是佛,所以无法理解无形无相,也不晓得什麽是『什麽都没有』。这次我决定全然去接受,放下原本固执的念头,接受我可能会成佛,我有觉性,我要去开发!於是,跟着师父的引导,我开始慢慢去认识我那本有的觉性,去熟悉它,最重要的是我承认了它。」


黄师兄认为,修行不能远离生活,「回到生活里,种种扰乱、不安是一定会有的;禅修,会让我们更深入地了解自己,更快能够觉知到自己和别人的情绪。」

五月中旬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黄师兄更专注於每天的禅修,「虽然还是会有不安、恐惧,但至少在那一炷香里,会释放掉不安、恐惧。其实我们是可以抛掉那些的,只要放掉执着,不要抓得紧紧的。」生活里还是会有烦恼,「承认、接受这些烦恼,但也可以暂时放下,走出一条路来,看见一线光明。当自己内心的力量愈来愈强,烦恼的影响力也会愈来愈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