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奉献,闪耀生命之美

 图:沈仲怡  文:刘湘吟  2017/9/18     3244


灵鹫山,平安禅,法工,禅修,蔬菜汁,学佛,金刚经,水陆,心道法师

 

2016年4月上山打禅七,王师兄是护关的法工;2017年8月的断食榨汁培训又见到王师兄,他是教学员们实地榨汁操作的讲师之一。台北讲堂的师兄师姐们当然都认识他,而如果您在周二上山的话,在圆通宝殿东单旁的星期佛区域也会看到志工值班的他。就像许多菩萨一样,朴实的个性和穿着,少言实做的风格——他,是王锦城师兄。

 

王师兄在铁路局服务了四十多年,「我们是做工程的,公路养护总队。」2016年1月退休的他,看不出已经是68岁的「阿公」。

 

四、五十岁时王师兄喜欢爬山,假期时常和山友去爬三千公尺以上的高山,一去几天。为什麽喜欢爬高山?「最重要的是空气不一样。」有人问他爬奇莱是什麽感觉?「从奇莱北峰、主峰到南峰,走在棱线上,半边脸被太阳照射得热辣辣的,另半边脸感受的却是冷风的冰凉……」这种经历令人难忘。

 

在皈依成为佛弟子之前,有一天他途经一家善书社,无意间走进去,第一次接触佛经,第一本翻看的是《金刚经》,「一翻开来就看到︰『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着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於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 」两千五百多年前,已悟道的释迦牟尼佛过的是托钵的戒律生活,托钵回来,吃完饭、收好钵,弟子请法,世尊说法……令他十分赞叹、向往,「这和我印象中的佛教相差太远了!」原来,佛法并不是金碧辉煌的佛寺、大殿……当天他就请了三本经回家。

 

那是1989年,当时王师兄从事的铁路工程有些要去拆坟墓,晚上睡觉就做恶梦,「连坐一小段火车打个瞌睡都会做恶梦。」但很奇妙,「自从念了《心经》、《金刚经》,不再做恶梦。」

 

王师兄从小家境清寒,他是四兄弟中的老大。当他开始接触佛经之後,也开始和母亲说到佛法,母亲说︰早年因为家里没钱布施,所以不敢主动与寺庙、师父结缘……其实家里和佛是有缘的︰「我曾祖母吃素。我叔公出家为僧。」

 

1991年,王师兄的母亲突然中风,三天後就往生了。王师兄请法师到家中做法事、为母亲做皈依。之後他想更进一步学习经典、早晚课等,自己去买书、买CD自修。

 

因缘使然,1995年和灵鹫山结缘、皈依心道法师,当年就参加水陆法会,「我们累劫以来都做过许多不该做的事,所以每一个人都会有障碍;要排除障碍,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超度累世以来的冤亲债主。」

 

拜水陆的第一年,王师兄就有不可思议的切身感受;那时王师兄在工作上得罪了局长,局长一直要找他麻烦,「水陆拜完没多久,竟然局长就换人了。」当时王师兄正在念高中的大儿子有一天跟父母说︰「爸爸妈妈,你们知道吗?我坐公车时往车窗外看,看到很多孤魂野鬼……」王师兄闻言吓坏了,有师兄姐建议,为儿子拜一个梁皇宝忏,王师兄采取了这个建议,「很奇妙,做完以後,儿子就没有再看到那些了。」之後正值叛逆期的儿子状况也慢慢好转。由於亲身经历的真实体会,王师兄说︰「做水陆、拜忏绝对有效。」

 

2011年父亲往生後,王师兄和同修煌銮师姐开始到山上当志工,从开山圣殿、大寮、禅关护关、断食榨汁到星期佛志工值班。往往禅三护关一次就在山上待3、4天,把休假、假日都用在山上服务,为什麽呢?「山上就像仙境一样,去当志工就可以住在山上,多好;另外帮助别人也是一种成就。」

 

灵鹫山,平安禅,法工,禅修,蔬菜汁,学佛,金刚经,水陆,心道法师

 

王师兄说得云淡风轻,其实若没有一份发心、一股愿力,是无法长期在山上当志工的。以断食榨汁为例,学员们早上6︰50要喝蔬菜汁,护法菩萨们凌晨4点多就要开始洗菜、切菜、沥乾……才赶得及6︰30榨汁。

 

2015年夏天,一次台风刚过,不久後就是断食禅三,王师兄心里有点放心不下,想上山看看,「不知道那些工具、榨汁机等器材是不是都没问题?」那天(同时也是大愿队一员的)王师兄在下院(圣山寺)集会结束後,号召另几位师兄一起上山看看。他到开山圣殿碰到蓓汶师姐,蓓汶师姐一转头看见他吓了一大跳︰「我刚刚才跟菩萨报告,过几天断食禅三要开始了,可是相关工作都没有头绪,怎麽办?……竟然你们就出现了!」原来,榨汁的器材都在仓库里,而台风造成小坍方,使原本通往仓库的路走不通了。王师兄和其他几位师兄想办法把七、八箱器材运出来,搬到云来集,搭起棚子工作……「以前很累、很麻烦,红萝卜运到华藏海西单,我们要用推车推到前山斋堂;有的没有冰箱可以放,要分批找空位储藏……现在圆通宝殿啓用後就方便多了。」

 

问王师兄,学佛这些年来,最大的体悟是什麽?「法师常常开示我们︰『你们来这里,要知道以後要怎麽死啊!』真的这个最重要。」学佛、到山上当志工,「你不会害怕将来死了去哪里、会怎麽样?这些都不必管。慢慢生死就看淡了,不会旁徨,也不会害怕,该做什麽事就做。」

 

筚路蓝缕,前人种树、後人乘凉。听王师兄说起志工、法工的甘苦谈,深深感受到一路以来许多菩萨的发心与护持。服务、奉献,这样的生命之美,在许多志工菩萨们身上,闪耀着……


推荐阅读